返回首页
贵客网 > 情感 > 情感短文 > 正文

吆喝声声忆流年

作者: 田克华2023/09/18情感短文

一日正准备午休,左窗外一声吆喝:"修冰箱、修彩电、修洗衣机呀——"右窗外一声吆喝:"收长头发、收破手机、收旧电脑呀——"时而还夹着一两句:"收旧酒瓶子呀——"这一声声吆喝,听得人睡意全消,也想吆喝几声。

"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",这是街头巷尾最具烟火气的叫卖场景。难忘老鄂城的旧时光,印象最深的是民间匠人走街串巷时那一声声悠长的吆喝:"磨剪子嘞,戗菜刀——""补锅补碗补破伞喽——"这些久别而又熟悉的吆喝,伴着清晨朦胧的睡意或黄昏的暖阳,总能勾起人们的回忆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磨剪子戗菜刀的生意虽不起眼,但相当红火。一块磨刀石、一个小铁桶、一条小凳,是磨刀匠随身携带的装备。听到磨刀老头悠长的吆喝,大妈大婶们就会蜂拥而至,把自家钝化的菜刀、剪子拿出来给老师傅磨。师傅把用钝了的菜刀、剪子固定在凳上,先用铲刀来铲,再用磨石打磨。磨时,刀、剪在一块特别坚硬的石块上来回运动,并不时蘸水,这样更容易把刀、剪磨快。这"磨术"看似简单,其实较难掌握。因为如果角度太小,则容易卷刃,角度太大,就会拌刃。卷刃和拌刃的刀剪都不能用。刀刃在磨刀石上反复推拉,变得坚韧锋利,最后配上师傅的招牌动作:用拇指一试,就知道是不是磨锋利了。对于咬合失灵的剪刀,师傅只需用钉锤敲打几下,便立刻修复好。

如今,随着社会的进步,这些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老行当被新科技替代,从前那些走街串巷"身怀绝技"的老手艺人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然而,其他各种吆喝仍然绵延不绝。

《毛诗序》云:"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;嗟叹之不足,故永歌之……"生活中的这诸般吆喝,该算是集嗟叹歌咏于一体了。鲁迅先生也曾称这为"杭育诗".

中国文化从来不缺吆喝之声,大声吆喝可以壮威风。古代县令升堂,两旁的衙役一齐大吼:"嗬——嗬——"纵是刁顽之徒,也不由得两腿颤颤。作为国粹的京剧,花脸上场,无论是对白还是唱段,全是大声吆喝。川剧高腔戏,角儿还未出台亮相,后台就帮着吼了两三声,台下观众捧场,也跟着大声吆喝。

人之吆喝,与生俱来。婴儿出生,一声啼哭,庄严宣告:"我来此也!"虽不免拖腔拖调,仍不失惊喜豪迈。想那西楚霸王,孤凄地站在滔滔乌江边,看着身旁早已泣不成声的虞姬和驱之不去的乌骓马,仰首长嗟:"苍天啊,奈若何!"

这声绝命的断喝,何其悲烈!鲁迅先生一生都在呐喊,用他的吆喝"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",声如洪钟,振聋发聩,经久不息。

雄壮的吆喝,可敌千军万马。此乃有口皆传的典故:燕人张翼德单枪匹马站在当阳桥,怒目圆睁,面对气势汹汹的来敌,一声猛喝:"呔——"顿时天昏地暗,桥断水倒流,吓得敌军退避数舍。那声吆喝,也真是惊天地泣鬼神!

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,行商小贩推车挑担走街串巷,将日用品、小吃零嘴、磨剪修伞等服务送到家门口,大大便利了人们的日常生活。由于没有固定的营业商铺,吆喝是招揽深巷里弄顾客最便利的广告形式。经过长时间的积淀发展,不同地域、不同行业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话语内容和声调,成为一种地域文化的反映。

现在常听到的走街串巷的吆喝有三种:收废品的、卖货的、修理安装的。大部分小商贩再也不用嘴吆喝,改换小扩音喇叭,坐在三轮车上优哉游哉。"回收旧手机、旧冰箱、旧空调、旧电脑、旧洗衣机,回收旧报纸、长头发、易拉罐喽——"这个小商贩刚走,那个小商贩随后到,真正是"你方唱罢我登台",各种吆喝五花八门。

在老街巷中,吆喝是生活气息,是市井风情。在高楼林立的巷道中,吆喝声常在耳边回响,似熟悉的乡音,又似萦绕在耳边的乡愁。